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站内搜索:

从未想过有一天我会想念城管

字体:T|T|T

前几天,“想念城管”成了微博热搜话题。起因是有网友看到,一位保洁阿姨劝说小贩注意路边卫生,却反被小贩辱骂,网友发帖说:“这么冷的天谁能体谅保洁阿姨,城管赶紧收了这块吧!”




提起城管,估计大多数人都没啥好印象。打砸抢、素质低、蛮不讲理,城管似乎总是以这种形象出现。不过也有人说,城管或许是中国执法者中唯一遭到漠视甚至鄙视的群体。人们需要他们,却同时又因种种误解而“嫌弃”他们。


误解

城管比执法对象强势


  人们总是觉着,城管是强势的一方,而路边商贩是弱势群体。但事实真的如此吗?
  这些年,城管与小贩之间的冲突确实时有发生,很多时候,倒下的是城管城管之死

  2016年7月28日,河南正阳县街头,水果商贩张国友与城管综合执法大队五中队执法人员起了冲突,张国友持西瓜刀刺伤执法人员李伟,后李伟经抢救无效于当日死亡。而双方冲突的起源则是因为李伟收了张国友的水果秤。李伟与张国友的妻子李红争夺水果秤时,李红忽然向后倒下(后被送到医院,被主治医院诊断为轻微脑震荡)。张国友见状冲上前去连捅李伟4刀。

 

  其实,城管的行政权力并不像人们想象得那么大,他们只是末端执法单位,并不具有行政许可、审批等管理权。在调取审批资料、查验许可信息时,往往还需要其余部门的支持配合。而在街头执法的过程中,城管并没有合法的暴力支撑,一旦遇到执法对象的暴力抗法,城管几乎没有多少办法。

 

  绝大多数时候,城管一旦与商贩发生冲突,不管前因后果如何,首先被骂的都是城管,只要喊一句“城管打人了”,便能轻易引发围观群众的愤怒。

 

  2013年,武汉上演过一出闹剧:十多名赤膊男子披麻戴孝,用门板抬着一具“尸体”示威,宣称城管打死人了。网友们纷纷怒斥城管,可没多久事件就有反转:“死者”因为耐不住天气炎热,又“复活”了。原来这是因小贩不满城管执法而精心策划的“诈尸”事件。

  这种情况不是个例。2015年的南京街头,一群愤怒的西瓜摊主围住了城管。这些摊主说,城管砸了他们的瓜,还动手打人!一听到这些,围观的群众又怒了,可最终的真相,却是小贩们自己砸了西瓜……如果没有执法记录仪,城管怕是有理也说不清了。

  另一方面,小贩们都是因为生活所迫而不得不在街边摆摊的弱者吗?未必如此。有些小贩不肯进市场,并非付不起租金,只是追求利润最大化,也有逃税的考虑,有的人一个月挣的钱是城管工资的好几倍。

   还有些老人出来摆摊也并非是生活所迫,比如南京一位八旬老奶奶路边卖菜,但其实她的女儿是生意场上的女强人,女婿是南京某高校的教授,卖菜不过是因为老人想借机跟人聊聊天。当地城管队员得知后,每天在巡逻间隙陪老人说话。现在老人不再卖菜,还认了城管当干儿子…

  城管不是天然强势的一方,也并非是冷酷无情的执法机器,当他们面对真正贫困的小贩,往往也觉得很矛盾。

   在北京东城区骑着三轮车卖菠萝的韩建国很有经验地说,自己也常被城管抓到,每次罚款100元,“不过城管也挺有人情味,知道我们不容易,还是会把东西还给我”。 

误解

城管素质都很差

  说城管素质差,一方面和长期以来人们对城管强势粗暴的固有印象分不开,另一方面也有城管队伍成熟之前部分执法和管理模式较为粗放的历史原因。

  拿北京和上海来说,2003年北京市城管综合行政执法局才挂牌成立,而上海市的城管执法局直到2005年才成立。综合执法格局的开始,也将越来越多的社会难点、矛盾都集中到城管执法领域。

   还有人认为,城管素质差是因为学历低,文化水平不高。但实际上,城管队伍的招考越来越规范化,上海的城管队伍自2006年开始就有了大学生的加入。国家住房和城乡建设部专家委员会专家、扬州大学城市管理研究中心主任王毅在2015年时曾表示,全国约有45万名有编制的城管,大学生城管至少在30万。

   不过矛盾的是,虽然许多人斥责城管素质低,但当听说城管招高学历队员时,却又立马指责这是浪费。

  除了大学生,还有退役军人、退役优秀运动员等也进入了城管队伍,工资待遇也许差不多,然而他们的职业成就感却一落千丈。上海城管王泽明曾从军25年,他说:“战友都说我们从最可爱的人变成了最可恨的人。我觉得,应该是最不被理解的人。” 

  上海徐汇漕河泾城管中队副队长施军军毕业于上海大学经管专业,德国留学归来后加入城管大军。一次在南站执勤,一位母亲带着孩子路过,指着他说:“好好学习,否则你就像他一样只能做城管。”他瞬间懵了。

 

误解

城管人手多,工作轻松


  咱们常常可以在小摊贩经常出没的地方看到有城管的车停着,车上的城管执法人员一坐就是一天。肯定有人会想,这活儿我也能干,真够闲的。

  实际上,许多城市地区的城管人手根本不足。以2015年上海市徐汇区漕河泾中队为例,辖区5.26平方公里,下辖30个居委、近10万常住人口,在编城管却只有25人,其中还有外借、病休等情况,包括队干部,能上街的满打满算20人。每天3班,早班6时至14时,中班14时至22时,晚班16时至24时,还有常日班。“做五休二,每个班头能有4人,就已经算兵强马壮了。摊下来,1平方公里不到1人。”

   同样是在上海的长宁区仙霞中队情况也是如此。中队在编31人,其中3人外借,实有28人。这点人手,要管的事有多少?396项!涵盖市容环境、市政、绿化、水务、环保、工商等9大领域。


家具他们要管↓


违规运渣土他们要管↓


工地噪音污染他们要管↓


乱倒垃圾他们也得管↓


甚至,执法过程中还会遭遇小伙强吻……

  日子久了,当地群众也理解了城管的不易,有个居委会干部说:“你们城管每天辛辛苦苦,街面上看不出什么不同。但如果你们一星期不上街,就一塌糊涂了。”这话让城管队员几近流泪。

  当城管,或许不难,但当好城管,却着实不易。尽管城管队伍的确还有不尽如人意的地方,但不能忽略的是,城管在人们的误解和骂声中从没有停下成长的脚步。对他们,或许我们可以多一点冷静的理解,少一分固有的成见。

责任编辑: 编辑: 来源:柴婧、许晔 中国之声 日期:2016-12-06 浏览:174